文 / 夏言冰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为田伯伯站岗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郭俊辰看了看包飞扬递到跟前的电话,犹豫了一下,没有接。但是站在他旁边的愣头青王二彪却劈手从包飞扬手里夺过手机,看着上面的几个电话号码,选了一个拨了过去。

    “王师傅吧?请开免提,这样大家伙儿都能听到!”包飞扬站到他旁边,让王二彪按下手机的免提,然后把扩音喇叭放在手机的旁边,让手机的声音通过扩音喇叭扩散开了。

    “喂,请问你们这里是海州市船舶工业集团招工办公室吗?”王二彪冲着手机喊道。

    “是啊,我们是海船招工办,请问你是哪里?”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带着明显江北口音的普通话。

    “我是哪个啥”王二彪挠了挠耳朵,不知道怎么开口,不由得就把眼睛望向郭俊辰,向他求助。

    郭俊辰狠狠地瞪了王二彪一眼,从他手里接过手机,俯着身说道:“我们是北方省枫钢集团的工人,听人说你们哪里要招聘技术熟练工人,我们就打电话过来,想问一问你们那边的待遇情况。”

    “你是说待遇啊?请问你们是哪个技术工种的?”电话那端问道。

    “氩弧焊。”郭俊辰沉吟了一下,把自己真实的技术工种报了过去。

    “氩弧焊啊?几级工啊?”电话那边显然很是惊喜。

    “五级。”

    “试用期工资两千二,试用期结束转正后工资两千六,公司还提供免费食宿。”电话那端说道。

    “啊,这么高啊!”

    郭俊辰一下子就惊呆了,他在枫钢集团当初最高的工资带奖金不过拿到四百一,现在呢则跟大家伙儿一样,领着每月八十元的生活费。而海州市那个什么船舶工业

    集团试用期工资就能开到两千二,这是何等惊人的水平啊!自己如果能够过去,在那边干上一年,岂不是相当于自己在枫钢集团拿六七年最高水平的工资吗?

    王二彪也忍不住了,一把手又将手机从郭俊辰手里夺了回来,结结巴巴地说道:“那那那,钳工呢,钳工你们那里招聘不招聘,一个月又能给开多少钱啊?”

    “钳工啊,我们这里也招聘啊,你是几级钳工啊?”电话那端又问道。

    “我是三级,不过马上就到四级了。”王二彪说道。

    “三级钳工啊?试用期工资一千六,试用期结束转正后一千九。”电话那端回答道。

    “一一一一千千九九啊!”王二彪激动的嘴巴都哆嗦个不停,“那那那你你你们也包包包食宿宿嘛?”

    “包食宿,只要是我们集团的工人,无论是普通工人还是技术工人,公司都会免费提供食宿的!”电话那边笑了起来,显然被王二彪逗乐了。

    郭俊辰和王二彪和电话那端的对话被扩音喇叭放大,现场所有的人都听到了,这下不光是郭俊辰和王二彪心热,在场所有的工人心都热了。

    “王二彪,你问问他,他们那里招不招聘普通工人啊?工资待遇又是多少啊?”一个三十出头的大姐按捺不住心中的急切,对王二彪喊道。

    王二彪连忙问道:“师傅,请问你们哪里招聘普通工人吗?待遇又是多少啊?”

    “普通工人啊?我们这里也是招聘的,不过有年龄限制。男的不得超过四十岁,女的不能超过三十五岁。”电话那端说道,“至于说工资,男女普工多数实行的都是几件工资,只要手脚正常的人,在一天工作八个小时的情况下,基本工资拿到一千元以上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哎呀,我正好三十四岁,还能够过去!”那个大姐喜滋滋地扳着手指头算了起来,“一个月一千元,一年岂不是能拿一万二?那边还包食宿,基本上花不了什么

    钱,这样一万二我基本上都能存起来了。只要我在那边干上四年,差不多能存四万八,回到咱们枫林市,就够买一套七十平米的房子了!”

    “哎!你真命好,我比你大两岁,三十六了,过去人家也不要了。”她旁边另外一个女工却撅起了嘴。

    看着现场的工人们的情绪这这一通电话给稳定住了,包飞扬就让王二彪把电话挂断,伸手把手机拿了回来。

    这时旁边一个五十多岁的工人大声嚷嚷开了,“包局长,那边工人的收入再高,也是属于那边的,跟我们枫钢集团的工人们有狗屁关系啊?”

    “对啊,跟我们有狗屁关系?”有不少人都跟着这个工人嚷嚷起来,他们的年龄多数都是在四十岁以上。

    “这位老大哥,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包飞扬笑了起来,拿着扩音喇叭说道,“我让你们听这通电话,只是为了证明一下我之前的话不是向你们撒谎,证明我在搞经济方面的工作能力不是胡乱吹牛。至少,这通电话证明了我之前的话,不是吗?”

    “至于这位老大哥问我那边的收入高低与你们枫钢集团有什么关系?很简单,只要你们去海州船舶工业集团去工作,就有了关系,对不对。以我在海州市工作的资

    历,优先介绍一批工人进去工作,显然是不成什么问题的。”包飞扬说道,“可能有些老师傅,男的年龄超过了四十岁,女的年龄超过了三十五岁,而且从事的还是

    普通工人的工种,达不到海州船舶工业集团招聘普工的要求。但是没有关系啊,你们进不去,你们的弟弟妹妹,你们的儿女侄子外甥,总有能够达到要求的吧?让他

    们进去,不是照样一年也能挣一万多?”

    “今天我在这里撂下一句话。只要是枫钢集团的工人,无论是你们本人想到海州船舶工业集团去工作,还是你们的亲戚朋友要出海州船舶工业集团去工作,都可以去我的办公室找我,到时候我亲自给你们开介绍信过去,你们说行不行啊?”

    “行,太行了!”工人们兴奋地喊了起来。有了包飞扬这句承诺,不管他们这些人愿意不愿意离开枫钢集团到江北省海州去工作,但是他们的亲戚朋友中总有人愿意去吧?那么高的工资收入,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去的。

    刘泽铠看着工人们兴奋的模样,心里又是心酸,又是欣慰。心酸的是,如果这些工人们听了包飞扬的话,要去海州船舶集团去工作,自己以后恐怕也再也见不到这

    些老部下了欣慰的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些工人们也算找到了出路。本来按照市里的精神,像枫钢集团这样严重资不抵债的企业是要进入破产流程的,因为他

    刘泽铠可怜破产之后工人没有饭吃,所以才硬顶着压力,四处借贷给工人们发最基本的生活费支撑到现在。如果说这些工人们个个都能年收入过万,好好的养活自

    己,刘泽铠这边也可以安心的放手,不再苦苦支撑着这一个烂摊子了!

    到了这个时候,包飞扬也不由得暗自出了一口长气。他之所以做出

    这样的承诺,主要目的还是要把眼前这些工人们分化,只要这些工人们有求于他,就不会在这里继续闹下去,更不会走出厂外去找市委省委领导。当然眼前这些工人

    们当中肯定也有自己既不愿意到海州船舶工业集团去工作的,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要过去的。但是这些人毕竟是少数,在多数人都选择不跟包飞扬作对的情况下,他

    们即使执意要闹下去,又怎么可能影响大局呢?

    不过呢,眼前这些工人并不知道,包飞扬其实是在欺骗他们。海州船舶工业集团是需要招聘大量的工人,但是所谓的大量,也不过七八百人足以。而枫钢集团可是有七八千工人的大企业,即使这七八千工人中有一半人马要过去,海州船舶工业集团也吃不下啊!

    那么后续的事情该怎么办?一旦工人们发现包飞扬在欺骗他们,肯定又要聚集起来去向省市领导反应情况啊!

    不过呢,这些情况包飞扬心里都有考虑,他接下来会有好几种处理方案,顺利地解决好这些问题。之所以他现在不能说出来,是因为市长舒青华还没有赶过来,他

    一个警察局局长,在经济事务上并没有什么拍板的权力,所以只能拿自己曾经任过职务的海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来忽悠。

    那包飞扬

    本来不过是一个警察局局长,为什么会下这么大的力气来做这件事情呢?张志超交给他的任务只是协助市长舒青华维持好现场的秩序,不要让工人们冲上街去。他包

    飞扬赶到了现场却大谈特谈起经济问题,虽然能够起到安抚工人们情绪的作用,可是一旦并市里边其他干部知道,尤其是那些负责经济工作的干部知道,肯定会对包

    飞扬有所看法。

    可是包飞扬此刻又哪里管的着谁对他的看法不看法呢?他只知道,今天是田刚强田伯伯到北方省上任的头一天,在这个异常重要的日子里,作为省会城市的警察局一把手,作为田伯伯在北方省最信任的人,他必须站好这一班岗,不能让任何意外因素破坏田刚强的上任仪式!

    刘凯明告诉记者,中航国际投资唐山港陆,前未完待续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10bet点击进入-10bet官网 10bet在线体育-10bet官网 10bet中文-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