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有这样清醒的大师呀。”

    “所以说呀,古玩这些东西,炒热了就真值钱了。”

    “这么说那方砚身价真的倍增了?”

    “肯定不是以前的那方砚了。”

    郁远达挂了电话,心里开始的惊喜消失了,竟然充满了惆怅:他自己现在也想不清楚那方砚到底值多少钱了。如果真的价值百万以上了,他又该如何处理这方砚呢?

    朱大保被打事件最后处理结果是,孙柳满没有受到一点处分,两个被指为打人的工人,被关了半个月就放了出来。两个工人要从拘留所出来的那天,孙柳满亲自驾着奔驰,率领十名年轻男工,十名漂亮女工,穿着统一着装,手持鲜花站在拘留所门口等着。等到两个工人一出来,瞬时爆竹齐鸣,二十名帅哥靓女像迎接英雄一样将他俩抬起来,又是披红带,又是献鲜花。最后孙柳满将他俩接到县城最好的皇都宾馆,摆宴为两个工人压惊。在酒席上,孙柳满当场给两个工人分别封了一个五千元的红包。据说孙柳满在酒席上放言:“在南溪,除了邢贺华我给他面子外,其他任何人我都不怕。”而传说得更厉害的是,都说那天孙柳满仗着酒劲,在酒桌上掏出手机给邢贺华打电话:“邢书记呀,托您的鸿福,我的手下的两位弟兄出来了,他们想见见您,您能否过来一下呢?”十五分钟后,邢贺华就赶了过来,在酒桌上与孙柳满谈笑风生,还给两个工人一一敬了酒。

    这些话最开始还是小范围传,最后越传越广,有人竟当着郁远达的面说起这事。每每听到这个传言时,郁远达阴着脸,不做声。旁边的人察觉到了,便赶紧知趣地走开。

    郁远达尽量不去理会这个传言,但不久,孙柳满竟当选为县政协常委。这个事实令他几乎不敢相信,而且气愤不已。但气归气,却又没地方发泄。

    比郁远达更气愤的是朱大保,他被打后一直不断地向组织反映情况,希望能得到一个公平的处理结果。但组织上不仅没有给他一个满意的结果,而且最后竟然还让他提前几个月退居了二线。当得知孙柳满在举报声中当上政协常委后,朱大保一下子疯了。朱大保疯了后不骂不闹,只是逢人就一脸严肃地说:“乱了,乱了。”然后就拿着一根木棍,在棍上缠满各色各样的彩纸,举着这根彩棍,穿着一身军服,腰间系一根皮带,然后走到县城最繁华的人民路上,往路中心一站,开始像模像样地指挥起交通来。一边指挥一边大声叫道:“乱了,乱了,全乱了。不能再乱了,不能再乱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10bet点击进入-10bet官网 10bet在线体育-10bet官网 10bet中文-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