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保官,不但要用计,更重要的是用钱,但是有些官场人物却舍不得大把的银子出手。保官毕竟不同于升官,这得下狠心出大价钱,一旦舍不得,不仅官位不保,命也会不保。

    明朝大太监刘瑾,知人论官。给他送礼品者,他未必记得住,但没给他送礼品者,他个个都记得牢。他对送礼品有个基本标准,上不封顶,下得保底,最低标准是:地方官如果上京朝觐,得送两万两,方准放回;京官去地方去巡视去旅游去考察干部,得给上司带礼物,无礼品者,得小心官品。

    正德年间,给事中邵天和去海东盘查一桩盐案。这人面子薄,很怕丑的,不敢向人索拿卡要,回得京来,两手空空。上班时碰到刘瑾,刘瑾说了一句:“小邵,海东那地方有甚特产啊?”把个小邵吓得尿了裤子,赶紧向人借了18300两银子。小邵大概人缘不错,还能借到钱。兵科给事中周钥去淮南公干回来,视察索钱没索到,回来借钱没借到,计无所出,只好自认倒霉了。当年被刘瑾“横索金钱,不应”而遭贬谪的还有学士吴俨、副都御史邵宝、南京都御史张泰等等。

    清将熊廷弼在辽东守边,“有辽事以来,再任经略,不取一金银”,却因辽东失事,坐牢房。刘瑾向熊廷弼传话,说只要以大量礼金给刘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刘瑾向熊廷弼索要四万两,熊廷弼却舍不得,没礼品给刘瑾。刘瑾自然说熊廷弼没人品,于是他反说熊廷弼向东林党的杨涟、左光斗各行贿两万两。东林党是刘瑾的死敌,不但不向刘瑾送礼品,而且对刘瑾以礼品论人品的事情进行弹劾。刘瑾对他们恨得牙根痒。熊廷弼的事情一出,刘瑾将两案并案处理。杨、左等六君子被杀,熊廷弼被“传首九边”。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10bet点击进入-10bet官网 10bet在线体育-10bet官网 10bet中文-点击进入